HOME 首页
SERVICE 服务产品
CASE 服务案例
NEWS 热点资讯
ABOUT 关于我们
CONTACT 联系我们
创意岭
让品牌有温度、有情感
专注品牌策划15年

    火山直播主播月收入?火山主播真那么赚钱吗?

    发布时间:2022-06-21 16:46:04     稿源: 创意岭    阅读: 5955        问大家
    前年偶然在微信朋友圈刷到了一条小视频,唯美的音乐、文艺范儿的滤镜一下子引起了我的注意,于是赶忙在视频下端留言:这是啥软件?微友回曰:抖音。

    呵!软件名字还挺不错,比快手神马的高大上太多。

    你瞧,当你爱上一样东西时,总是哪儿看哪儿顺眼,恨不能把美得六亲不认的滤镜都夸上天。

    所幸我不是一个长情之人,刷了个把星期后的半夜三更后,就将它打入了冷宫。可就在国庆前几天,我突然听到上幼儿园的喜鹊在唱“安琪拉”,把她薅过来仔细一问,才知道她是跟着上初中的小姑一起看抖音学来的。老母亲我一怒之下,连拍了几条“安琪拉”与五岁的喜鹊共乐之。

    可恰恰就是这一条“哄娃涂鸦”之作,为我引来了一份工作。

    (壹)

    9月23号中午,我正与乔治喜鹊在抖音上深情演绎各种版本的“安琪拉”,忽然消息框弹出一条消息:“小姐姐你好,视频拍得挺不错呢?考虑合作吗?”

    我的抖音门可罗雀,基本上沦为喜鹊的玩具,好奇心使然,我顺手回了句:“谢谢夸奖,至于合作,怎么说?”那边迅速回复:“小姐姐,我们是火山官方的,目前在引流优质小姐姐入驻合作共赢,想问一下小姐姐有没有这方面意向。”我当即婉拒了她:“谢谢抬爱,我颜值不高,年龄又大,就不往那方面考虑了。”谁知她竟不气馁:“没有啦,小姐姐,你颜值很高哒,加微信详聊一下好吗?”

    一说到加微信,我脑袋里的警铃登时大作起来,当时没有再理会她。后来想到自家弟弟以前也是搞短视频运营的,就又有些同理心作祟,便跑去问弟弟。谁知弟弟竟鼓励我说:“我跟他们性质不一样,不过你可以加上问问嘛,应该不是骗子。我也觉得你拍视频可以,聊聊看吧。”

    当晚,我微信上便收到了好友请求,通过后,对方一口一个小姐姐,叫得极甜。开始便把自己姓名、公司名头以及公司的营业执照发了过来,说是公司往火山引流,招募线上主播,可兼职全职,兼职可选择2~6小时,保底工资1000~10000,只要一部手机就行,可以利用业余时间赚些外快。

    由于生二胎的原因,我将近一年没有上班,现在做的这份工作还是朋友帮衬,勉强够二娃奶粉钱,手头极为拮据。故而,我稍作思量后,便决定试一试。

    我选择了每天2小时,运营告诉我我这样每月保底只有1000元,多出来的礼物公司分走1/10(火山平台分走一半),礼物不够公司给补贴,反正不会低于1000元。

    火山直播主播月收入?火山主播真那么赚钱吗?

    (贰)

    我答应后,当晚运营就把我拉进了主播群。

    嗬!好家伙,xx直播29群(289人)!一个个漂亮的的小姐姐上线,下线,送礼物的截图看得我眼花缭乱。随后,运营又给我安排了一个老师,专门指导主播怎样开播,他拉了一个三人的小群,让我有什么问题,都发在里面。

    老师一步步指导我注册、认证、选头像、写签名。忙完这些,就到了深夜十一点,老师催促我开播试试。可孩子邻居都睡了,实在不方便放音乐,老师便说试试灯光,不说话也可以。我无法推脱,只得爬起床将电脑打开登录微信,一边听他指导一边挪动背景、灯光或者手机。没想到在这无声混乱的几分钟里,居然也有游客进来送了我两朵玫瑰。老师大受鼓舞,告诉我不要关闭直播间,随便做些什么都好,看看效果。

    我当时已经洗漱完毕,素颜披发还穿着睡衣,干对着手机也不能放音乐,尴尬了几秒钟后,我便从书架上抽了本增广贤文来看,看到有趣的便发到直播间去,如此这般发了几次,直播间人愈发少了,没有人再送花,更没有人说话。我再次要求下线,老师只得答应了,嘱托我明天记得再播,开播前记得拍段小视频@火山小助手,还要截图到群里,喊他看情况,我一一答了,这才得以脱身。

    第二天我还未开播,群里就发生了一件大事情。

    一个id叫“朱禾”的主播在群里质问工资为什么还不发。

    那天是9月26号,公会运营轮番出场告诉她工资是25~31号之间发,遇到节假日还会推迟,那位主播不依不饶,说无规矩不成方圆,定了25号就应该是25号,说推迟就推迟,主播的权益谁维护?

    这一句质问得到了不少主播的共鸣,大家纷纷跳出来询问工资,还有说签合同的名称跟群里公司名称不符的事儿,一颗颗小石头子儿投入平静的的湖面瞬间汇成了炸弹,一下子把稳坐钓鱼台的大boss炸了下来。

    他先是训斥了负责朱禾直播的运营,说他没有私下与主播沟通好,导致主播到群里吐糟,接着又截图数个让大家看他手下的公会,虽然名字不同但确确实实是也属于他旗下,另外又分享了财务的微信,让上月有考勤的主播加上财务核对工资。

    如此三板斧下来,群里渐渐平息了,大家便胡乱聊起,这才知道大部分都是新人和兼职,真正拿了工资的并没有几个。最后群内运营看到大家又将话题带到工资上去,便纷纷出现打岔,并告诉大家不要互加好友。

    我一时动摇起来,想着一天两个小时放在他们公司并不当什么,可于我来说是带娃与工作的夹缝中硬生生挤出来的,倘若到时候拿不到工资,岂不是难过?便不顾运营警告,悄悄加了朱禾。

    (叁)

    当天下午下班,我吃完晚饭将孩子哄睡抱到奶奶身边时,已是深夜十点,老师不断催促我开播,我一时找不到好的段子拍摄,就将抖音上先前拍摄的视频传上了一个,再@火山小助手,据老师说这样才算有效直播,并且可以引流直播间增加浏览量。开播前再截图到群内,要不然工时作废就白忙活了。

    第一次开播并不理想,只有40火力(0.6元10支,一朵算是一火力)。我容貌很是一般,既不会唱歌,也不爱说荤段子,勉强能跳一些舞,也不大专业,因此吸引不住人。即便人来了,我也拉不下脸子要礼物。这可急坏了我的专职老师,他一下下指导我:给你送火力的大哥你下线后感谢了吗?

    今天你灯太亮曝光了知道吗?

    背景乱,明天收拾下!

    跳舞穿吊带一字肩啊!

    我纳闷道:“今天没见你进直播间啊?你换小号了?”

    老师敲来一个郁闷脸:“我后台开机器啦!”

    我暗暗吐了吐舌头,调侃他:“你真是人工智能啊!我上班可没摸鱼。”

    国庆期间公司放假,负责我的运营和老师都放假,我也放假在家,便把时间改到了下午,直播间人数一下从三十来人骤变为三两个人,偶尔过路的送朵玫瑰花,还要求加微信或者说一些阴阳怪气的话,这让我有点气馁。下播后我把战绩截图到群里,谁知放假在家的老师竟及时回答道:“以后私发给我吧,不用总是@”,我感慨他敬业之余,有点怀疑他嫌我火力少丢人这才想到让我私发他。

    当我把疑惑告诉他时,他哈哈大笑说:“最近火山清理机器人,直播间不仅仅是你的人少,其他主播也一样。火力的事儿我也有压力,但是不能太着急,你要慢慢和粉丝做朋友,‘大哥’可不是说有就有的。”

    说完,又发给我几个直播“秘籍”,我一一点开看了,出乎所料的,上面的资料都很“正”,并不是我想象的那样鼓励主播讲荤段子、露肉什么的,而是让主播与粉丝做朋友、去感恩、提升才艺吸引游客之类。

    看完“秘籍”我又去其他直播间取经,果然发现大主播的直播间人数也不多。微信上,主播朱禾也回了信,她说工资问题已解决。我的心渐渐又安下来。

    直播十天有余,我已经在火山交了两个朋友。一个是同为主播的慧宝,她为人和善,喜欢和我连麦,和我一样比较佛系,不善于和粉丝要礼物。另一个是粉丝飞鸟,起初说话老没正经,渐渐地聊得多了才知道他是一个婚姻不如意的失意人,刷火山只是想找些安慰。

    慧宝说她怕寂寞,直播间一没人她就要找人连麦,所以她的两个小时不是在连麦,就是在连麦的路上。

    飞鸟说他不怕寂寞,他说如果离婚了他就去流浪,死到外面也无所谓。

    我不知道我怕不怕,反正直播间没人的时候我也会念诗,假装它有人。管他呢,只要火山在,直播在,寂寞的人就大把的有,不知道这首诗就念到谁心坎儿里去了。

    最终我还是没有坚持下去,主要还是因为对着空无一人的直播间太过尴尬,后来工作又忙,就放弃了这份原本就不看好的兼职。搬着手指头算了算,我一共在火山直播了半个月。总唱不着调的歌,扭快断了的腰,说冷死人的笑话,偶尔读诗或者吹一首老掉牙的埙曲。

    过不久,我在财务处拿到了属于自己的工资:13.8元!我哭笑不得的安慰自己:就当每天俩小时用来交朋友、练普通话、体验生活了吧。

    毕竟挣不到钱钱已经很惨了,咱心态不能崩啊!


    推荐阅读:

    火山直播主播月收入?火山主播真那么赚钱吗?

    抖音代运营童装账号运营的营销策略(有哪些推广营销策略)

    抖音代运营火锅店的营销方式有哪些(如何营销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