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OME 首页
SERVICE 服务产品
CASE 服务案例
NEWS 热点资讯
ABOUT 关于我们
CONTACT 联系我们
创意岭
让品牌有温度、有情感
专注品牌策划15年

    那个拳击女孩-袁梦

    发布时间:2022-06-21 16:49:03     稿源: 创意岭    阅读: 2767        问大家

    那个拳击女孩-袁梦

    2020年3月8日,一个名叫张伟丽的女孩登上了抖音热搜。那句“我们是冠军不是暴君”的获奖语,也成了各大媒体竞相转发的箴言。

    相比于抖音上的热烈,我的朋友圈只有一人转发了这则新闻,她就是袁梦。由此为桥梁,我对她进行了采访。

    (以下为袁梦口述,笔者整理)

    热爱它,靠近它

    04年那会儿我才十二岁,周末晚上的消遣是同家人一起看电视,他们喜欢看河南卫视主办的《武林风》,我也跟着瞧热闹。起初,被他们搞笑的剧情吸引,看王八拳,看大摆拳,看帅哥…

    渐渐地,又为他们台上的风采折服,一拳一脚一飞膝,说不出来的快意。上课时,脑中两只小人在飞来飞去打斗,下课时不由自主地对着墙壁、栏杆左勾拳圈,右勾拳的瞎比划,想象着,自己也是站在台上的拳手,在镁光灯下、观众的欢呼声中,展现自己的力量。

    再大点时,我学会了上网。遁着电视台给的网址,登录了武林风网站,见人就打招呼,结交了一批武友、运动员,还有一些武林宝贝。

    网络毕竟是虚拟的,电脑里有多热情,电脑外的我就有多落寞。我总想着什么时候才能现场看比赛啊,见一见在赛场中迸发热情、挥洒热血的散打选手。

    书上说“念念不忘,必有回响”。14年时,机会终于来了——栏目组到我们所在的城市组织比赛。同来的还有我的偶像王洪祥。

    那时我正读高中,对着同是武迷的哥哥好一番软磨硬泡才争取到了看现场的机会,临到门口却傻了眼,预售票早被抢购一空,黄牛手里的高价票也供不应求。到场买票的想法没有实现,我只能听着体育馆内鼎沸的人声暗自伤神。不知是急中生智还是那天运气好,当外场的工作人员第n次在我面前晃悠的时候,我一把抓住了挂在他胸前的工作证。

    “大哥行行好,借你工作牌用一用,我真的很想很想进去看一看,不会耽误多少时间,就到后台给运动员合个影…”

    那位大哥见我说的真诚,又实在没被磨的没办法,就将工作牌借给了我,还把自己的票评价卖给了哥哥。待我俩进去时,赛事已进行了一半。我无心留恋前台,直奔后台而去,如愿以偿地和只在电视中见到的“百姓英雄”王洪祥合了影,还朗读了哥哥写给他的诗。

    前台比赛很火爆,到处是哨音与喝彩声。我的脸因为兴奋过度而十分滚烫,心也“砰砰”直跳,脑子里忽然蹦出一句话:做个工作人员!跟赛事天南地北跑!

    当梦想的种子撒在脑海的时候,关注就是他的养分;我不断的在QQ上、网页里寻找一切有关搏击的消息,大量的与那些圈内人成为朋友;那棵树就不知不觉长大了,我也终于高中毕业。

    由于读书期间的心不在焉,我高考落榜了,只得在城里随便找了份工作。朝九晚五的生活很安逸,而我的心却空落落的,脑子里时不时有小树枝出来抽打我。因此我工作一换再换,终于换到了一家运动俱乐部。鉴于身材高挑,经理安排我做前台咨询,负责接打电话推广课程。闲时,我会在俱乐部里打打沙包,只有这样,脑子里那些小树枝才会安静。

    靠近它,放弃它

    许是日有所思,言便常及。14年时,有个与我聊得不错的运动员网友,问我愿不愿意认真对待搏击这件事。我问他“什么算是‘认真’?”他说:“接受正规培训,做一名真正的拳手。”

    我脑子里那棵大树终于将脑壳“顶翻了”,回家与父母说要只身去广州。父母坚决不同意,我就犟牛附身,与父母打拉锯战。现在想想,那时候也并不是真的多想做运动员,只是想法在脑子里呆久了,总要找个出口,年龄小血又热,受不住父母反面刺激,就这样偏执起来。

    最终,父母输了。我带着一腔热血,卷着几张毛票,跑到了朋友推荐的俱乐部。那里有顶流的教练,过硬的器材,还有最好的学习氛围。然而,只有我一个女孩子。待最初的兴奋过后,孤独迅速侵占了我的心头。教练是泰国人,交流不是很畅通;其他学员都是男生,且年龄都很小,我们相处融洽,却又无话可谈。每日里,早上跑步,上午械练,下午打靶,仿佛永无止境。我愈发感到枯闷,看不到未来。萌生了退意,教练再安排训练时,我就不那么尽力了。

    教练察觉到我的情绪,不断鼓励我:“好好练,会给你安排赛事的,形象好,有商家愿意为你包装,加油啊!”

    父母也从最初的反对变成了支持:“梦梦,再坚持坚持,没有一番彻骨寒,哪来梅花扑鼻香呢?”

    可自己的意志一旦动摇了,别人的规劝就成为徒劳。

    教练怜惜我底子弱,又是孤身一人来此,总给同学们打招呼,要求他们对练时让着我点,闲暇时还煮泰国菜给我们吃。由于是武馆里的唯一女学员,教练对我抱有很大希望,虽然训练上对我并不苛刻,但总对我讲:“加油啊,你会成为最棒的女拳手。”

    当脑子里的大树一片片掉叶子时,任何一句话都会成为一股秋风。教练的期望、父母的鼓励,都成了我的负担。我极力想走,又怕辜负他们,纠结了一个多月,终于忍不住对哥哥哭诉。哥哥说:“想回就回来吧,做个业余爱好也挺好的。只是你想好了,以后不要再反悔。”

    后来,我那帮同学中有一个去了泰国发展,而且有了不菲的成绩。有朋友问我后不后悔,如果我坚持下去,说不定会成为第二个张伟丽。我郑重的想了想答:“放在当时,我仍然会选择放弃。我喜欢‘自由搏击’中的‘自由’甚过‘搏击’,所以注定不会成为一个好的运动员。张伟丽的坚持与执着,令我敬佩。她的成功是必然的,我的失败也是。”

       

    圆梦擂台

    虽说做了“搏击逃兵”我并不后悔,但是十分遗憾没能登台竞技。以前都是同学们让着我,导致我并不知道自己的真实实力。对比专业运动员肯定是差的,那对待业余的呢?我渴望一次真正的擂台体验,就开始留意比赛信息。

    17年的夏天,机会来了。位于北京的一家et拳馆贴出报名信息,我立马报了名。谁知在开赛前三天,主办方通知我:“那个女孩儿有事来不了,这场赛事取消了”。我一切都准备就绪,就为了体验一次比赛,甚至没有出场费,没有奖金,也不在意。我实在太想打比赛了!只好又祭出“磨功”,请求主办方务必给我找一个对手来,连体格、基础都不要求,只要能打。

    主办方答应试试看。最后竟真给我找出一个对手,只是体重比我足足重了10kg。我高兴坏了,收拾行囊就上路,父母早已对我听之任之了,只嘱托我注意安全。

    那一次我坐火车、转公交、骑单车,风尘仆仆地参加了我的“处女赛”,根本没有考虑过输赢、得失,一心想着“好好打一场,享受过程”。

    这次的比赛是两家拳馆友谊赛,规模很小,宣传也几乎无,但是场地、规则都是很正规的。我们用的是拳击规则,每场三分钟,一共三场。

    从前做观众看比赛时,总觉得三分钟稍纵即逝,看不过瘾。而今自己站在擂台上,竟觉得这三分钟如同三世纪那么漫长。每一次出拳都能感受到肌肉的颤抖,汗水流进眼里,也来不及擦拭。打到第3场时,我觉得自己的胳膊像灌了铅,每举一次都沉重的能将腰压弯。最后,我以微差的点数胜了对方。

    那一场赛事结束后,我心情极好。脑子里的大树掉光了枝枝叶叶,竟变成一株清爽的水杉,笔直地站立着,告诉我:江湖仍在,热爱仍在,不必受职业的羁绊。

    很快,第2场赛事的邀约到来了。是朋友介绍的,地点在唐山,规则是MMA(综合格斗)。出场费负方2000胜方3000,我毫不犹豫就答应了,能让比赛又不用自掏腰包,这么好的机会为什么不去?

    虽然很开心能接到赛事,可对于胜负心里却没有一点底。因为综合格斗与散打、拳击不同,它允许地面缠斗,而我在这一块儿几乎是空白。再者,我日常体重60kg,而这场赛事是55kg,我1.76m的个头减到这个体重,会非常瘦弱,出拳没有力度。况且这次的对手是体校的专业运动员!

    尽管能一眼望到败局,可我不想放弃到手的机会,赛前积极减重,不到半月就减掉了十斤,家人见了很是心疼,可他们知道我的性子,因此并没有劝阻,只一再叮嘱我“输赢不重要,注意安全。”

    早先介绍人告诉我说,这场赛事很隆重,我没有放在心上。直到赛前两天去认场,才知道宣传力度竟如此之大:媒体、电台、公交车……比赛前一天还开了新闻发布会、举行称重仪式。这让我想起小时候仰望的《武林风》,终于,我也成了“武林中人”。

    比赛开始时,我看着乌泱泱的观众席,心里一阵紧张,只得强迫自己盯着对手,警告自己:专注,专注!

    第一场算是试探场,彼此拆了几套拳就结束了,第二场她探出我下盘不稳,就一再诱我出腿,然后趁机将我撂倒,随即地面缠斗。我之前在广州月余,学得是直立拳、膝,因此,一旦倒在地面就毫无招架之力,这导致我连连丢分。等到第三场时,我兵败如山倒。最后大比分差落败于对手。

    虽然早料到自己会输,但是没想到自己竟会输的这样惨。心里一直都对自己说“输赢没关系,重要的是体验”,可还是觉得鼻头发酸,尤其想到这次比赛是网络直播,家人和亲戚朋友都在看着,更觉得丢脸丢到爪哇岛了。赛后采访环节还勉强维持笑脸,回到家时完全就垂头丧气了。

    家人照旧安慰我一番,说对手是专业的云云。然而我还是觉得丢脸,觉得自己不自量力。

    朋友又问我后悔赴约吗?我的回答还是“不后悔”。

    这次赛事的出场费刨除吃住和体检费外,我又给介绍人发了红包,兜儿里就干净了。朋友笑我欠虐,前前后后忙了个把月,一毛钱没挣到,荣誉也没有,还白挨一顿打。

    “图什么呢?”

    “图开心。”

    那个拳击女孩-袁梦

    裁判

    经历过两场比赛后,我开始思考未来。职业赛不能打,业余赛倒贴钱而且赛事少,随着年龄的增长,也过了搏击运动的黄金年龄段。难道以后只能越走越远,像儿时那样,待在电视机前盼着别人比赛?光想一想就让人沮丧啊。我还是更喜欢走进热闹参与热闹,而不是被动得做个等待者!

    在这样的情况下,看到赛事组织张贴的裁判培训宣传海报,无异于天之甘霖,19年3月,我成功报了名。

    学习地点在济南,为期两周。一项理论课,一项实践课;实践科又分为台下计分,台上执裁。理论课是熟背各类比赛规则,这对有过比赛经验的我来说是简直是小菜一碟,很快顺利过关。实践课则不那么容易,首先是台下计分,学员们坐成一排,老师陪在旁边,由运动员在台上角逐,我们在台下记录,最后把结果展现。刚开始我们各个学员之间的数出的分数都不一样,老师点点头说“刚开始都这样,多看看就好了,一定要专心。”过了天,我们的点数仍然不统一,老师有点严肃:“一两分细微的差距也是正常的,差太多,就该擦亮自己眼睛了。”

    第2天,我在台下记录的时候思想开了个小差,导致记录的分数与同学们相差甚远,老师抓着点牌看了看,问我:“你知道这是什么吗?”我有点懵,回答道:“点牌呀。”老师没说话,只把点牌紧紧地攥在手里,然后走上擂台。他拿着点牌在红蓝方运动员面前各绕一下,然后眼睛直直地望着我说:“这是一张生死牌。”台下的我羞愧不已。老师接着说:“搏击圈的运动员很苦、很累,他们选择了这一行纵然是是热爱使然,但也有一份荣誉感,他们为自己而战,为团队而战,甚至为国家而战,说不渴望胜利,那是狗屁!如果一个运动员因为自己的技不如人输了,这没什么好讲,可若是因为裁判的疏忽,他输了呢?”

    现场很安静,大家都有点紧张。我瞬间想到了自己,倘若自己在台上受了不公正的待遇、因为裁判失误而输掉比赛,我会原谅裁判吗?我会因此大受打击断送搏击生涯吗?又或者明明是裁判的失误以细微的差距输了比赛,而自己一直以为是技不如人呢?我又该怎样?

    想着想着冷汗就下来了。我会怨恨、发怒,会对拳台产生质疑…最后,与自己的热爱分道扬镳。

    这是一张“生死牌”!决定定这场比赛的生死!决定运动员职业未来的生死!

    我站了起来对老师说:“对不起…”他的脸色柔和下来,侧了脸朝运动员看去:“你该道歉的是他们。”

    刚开始,两位运动员有点不知所措。后来见话题引到他们身上,就连忙摆手,没事的,没事的,以后多注意就行了。

    后来再入场时,我就对自己拧紧了发条,不允许再出现丝毫差错。业余时间也大量的看比赛视频,来锻炼眼力。

    台下计分这一关过后便是台上制裁,这个也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,我已经锻炼出来火眼金睛,能立刻分辨出运动员的动作违规与否。只是老师还一再交代我:“场上执裁会遇到很多突发状况,最常见的就是运动员太投入,到了点还在纠缠,你一定要用语言及时制止。另外还有打红眼的,不顾违规疯狂进攻,这种的一定要强行拉开,保护运动员的安全。”

    “还有自己的。”老师又加了一句。

    看来以后要勤加练习了,没有两把刷子怕是拉不住运动员呢。我在心里对自己说。

    终于等到领取裁判资格证的那一刻,我心里有些小雀跃,面上却一派祥和。纵然以后仍会输给对手,但我永远是最懂规矩的那一个。这张证书,就是底气。

    拿到证书时心里安宁是一码事,扛着证书为拳手执裁时,心里激动又是一回事。

    第一次是在西安。与运动员们同时站在擂台上时,我无暇顾及台下的观众、摇摆的摄像头,甚至是运动员的表情,只专注得盯着他们的拳、脚,哪一下得分,哪一下无效,哪一下犯规,我都得以最快的反应辨别,然后给出相应的手势。唯恐一不留神,误判什么,影响运动员的前程。此时,我才真正的体验到了“什么是责任”。

    持证到现在,我已见证过大大小小赛事十余场。之前自己打比赛时,满心的都是进攻、防守,并未对裁判有过注意;而今做了裁判,竟也是忽视运动员本身,只专心观察他们行为,同事们都赞我“专业”“认真”,我则笑笑不说话,心里常常想到毕业前老师说的那句“这是生死牌!”

    朋友问我“拳手”和“裁判”的身份更爱哪个?以后还打比赛吗?我回答:“拳手与裁判我都爱,一个是激情,一个是责任。有比赛打,肯定还会去。”

    最后,请允许我矫情的表白:我爱搏击,爱它所代表的勇气、自由、热血、坚强、独立。爱它,所以永远年轻,永远热泪盈眶,永远不走远。


    推荐阅读:

    那个拳击女孩-袁梦

    创意精致白酒包装设计作品欣赏(高档白酒包装设计公司)

    C型别墅庭院景观设计(别墅住宅庭院景观设计方案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