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OME 首页
SERVICE 服务产品
CASE 服务案例
NEWS 热点资讯
ABOUT 关于我们
CONTACT 联系我们
创意岭
让品牌有温度、有情感
专注品牌策划15年

    二次冲击IPO,Soul能否留住“Z世代”?

    发布时间:2022-12-14 18:13:01     稿源: 互联网    阅读: 0        问大家

    央广网北京7月8日消息(记者 黄昂瑾)近日,社交平台Soul运营主体Soulgate向港交所递交上市申请,在其终止美股上市一年后,再次冲击IPO。

    资料显示,Soul的境內经营实体上海任意门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,在2016年11月推出移动应用程序Soul,自我定位为为中国年轻一代设立的虚拟社交平台,打破地域和社交限制,让用户通过兴趣和虚拟身份建立并维持广泛的关系。2021年,Soul的月活跃用户为3160万人,其中74.9%为Z世代(通常指出生于1995年-2009年间的群体)。

    用户数增幅显著放缓,

    Soul何以留住Z世代?

    2019年、2020年及2021年,Soul的月活跃用户分别为1150万名、2080万名及3160万名;同期日均活跃用户分别为330万名、590万名及930万名。

    虽然总量上呈现增长,但从增幅看,相较于2020年Soul的月活跃用户数同比增长80.87%,2021年该项指标的增幅已降至51.92%;同样地,Soul的日均活跃用户数增幅也从2020年的78.79%下降至57.63%。

    此外,在用户付费方面,不论是付费用户人数,还是用户付费金额,均出现了增速放缓。

    据招股书披露,2019年、2020年及2021年,Soul月均付费用户分别为26.89万名、92.93万名及170万名;来自每名付费用户的月均收入分别为人民币21.9元、43.5元及60.5元。

    其中,付费用户数的增幅从2020年的245.60%降至2021年的82.93% ;而来自付费用户的月均收入增幅则从2020年的98.63%降至2021年的39.08%。

    对虚拟社交平台来说,扩大用户基数、提高用户参与度及加强以用户为中心进行变现,是其维持发展的重中之重。但从数据看,Soul正面临用户增长疲软的困境。

    “95后”棠悦(化名)曾是Soul的早期用户,在大学期间使用过该软件。根据性格等特征匹配聊天对象是Soul吸引棠悦的主要因素,“虽然不能保证和每一个平台匹配对象聊天的过程都非常舒适,但确实有推送过部分我认为非常投契的朋友。”她表示。

    棠悦告诉记者,她主要使用Soul的聊天功能,日常使用频率不高,但每一次使用时间较长,尤其在聊天对象在线秒回的情况下,聊天的时间会比较长。

    “因为我主要使用的功能就是聊天,在之后学习工作比较繁忙的时候,或是在闲暇时间更希望做一些不需要互动的事情时,就觉得每次在平台长时间聊天输出是一件很疲惫的事情,逐渐就没再用了。”棠悦表示,说到底,Soul就是一款社交软件,但在沟通便利性和社交广泛性方面,较主流社交软件有一定差距,“玩久了会觉得有点‘鸡肋’”。

    二次冲击IPO,Soul能否留住“Z世代”?

    (图源自CFP)

    超九成收入来自增值服务,

    能否持续为变现主力?

    在经营业绩方面,Soul在招股书中表示,其处于变现早期阶段。2019年、2020年及2021年,Soul收入分别为人民币7070万元、4.98亿元、12.81亿元。2020年和2021年增幅分别为604.3%、157.3%,明显收窄。

    而从收入构成来看,Soul的收入来源主要为增值服务和广告服务,其中, 90%以上的收入来自增值服务。据介绍,2019年-2021年,Soul自销售增值服务所得收入占比最高。

    所谓增值服务,即用户可使用Soul币购买虚拟物品及特权,包括特色avatars、虚拟礼物及增加推荐机会的权限。订阅成为会员的用户可享受各种限时特权,例如购买会员专享虚拟物品的权利等。

    同时,Soul通过开放平台能力变现,以多种方式提供广告服务,例如品牌在Soul投放广告,提供Soul用户专享优惠或与Soul相关的限量产品。此外,2021年一季度开始,Soul通过“好物”商城业务获得收入,让用户互相送实体礼物。

    棠悦告诉记者,她曾用过Soul币购买发型服装等虚拟产品,“体验一般,当时能选择的服装、饰品款式不够多。通过每天登录等方式可以获得平台赠送的一些Soul币,我没有自己花钱,感觉不太值。”

   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在接受央广网记者采访时表示,Soul虽然推出了新的社交模式,但变现手段仍然是“老套路”。“在收益模式上如果没有创新的话,只是在分食原有的份额,竞争压力很大。”

    沈萌还指出,“上市可能获得一定融资,但钱不是增强用户粘性的必胜手段,除非利用融资持续创新,增强对用户的吸引力。”

    Soul也在招股书中表示,“为维持及提高用户参与水平及扩大用户群,我们须继续创新服务,及时响应用户的偏好,实施新技术、创造有趣的内容,并促进社区互动,而以上各项均需要我们产生巨额成本及开支。”

    招股书显示,2019年、2020年及2021年,Soul的广告及推广开支分别约为人民币1.97亿元、6.02亿元及14.56亿元,分别占收入的278.1%、120.9%及113.7%。

    同时,Soul表示,其对专有推荐算法、内容审核能力及技术基础设施的其他范畴进行巨额投资。2019年、2020年及2021年,Soul在技术及开发的开支分别约为人民币9730万元、1.87亿元及4.15亿元,分别占收入的137.6%、37.6%及32.4%。

    值得一提的是,2019年、2020年及2021年分别录得净亏损人民币3.53亿元、5.79亿元、13.24亿元。招股书显示,Soul自成立以来已录得亏损,截至2021年12月31日,Soul累计亏损人民币约25.3亿元。

    此次IPO能否闯关成功尚不可知,但如何扩大用户群体、增强用户粘性、提升变现能力、实现扭亏为盈,Soul仍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。


    推荐阅读:

    二次元服装品牌LOGO设计案例(二次元服装LOGO设计图片)

    二次冲击IPO,Soul能否留住“Z世代”?

    抖音男装代运营如何给账号做定位(账号定位怎么做)

    江西抖音代运营外包哪里靠谱(江西抖音运营外包公司排名)